阿江守候,高校文学爱好者的乐园……
首页 阿江动态 校园文学 阿江简历 阿江的家 阿江展台 联系阿江 留 言 本    

 有多少甜蜜的忧愁,有多少欢乐的苦涩,在你我心中,默默,不能说……

您的位置:阿江守候>>阿江动态>>我和女网友之间的那些事

我和女网友之间的那些事

  一个很久没联系的网友,昨天跟我打招呼,却闹了点不愉快。
  实际上,她是线下认识的,只不过基本上所有的往来都在网上,所以我潜意识里感觉她是个网友。细算起来,认识要有20年了,早些年联系的多,后来各自都忙了,就很少联系了。再后来,常常因为意见不统一而搞得不愉快,昨天又是。
  她问我还在郑州不,这大概是一句客套话,不过这诱发我解释因为疫情已经离开郑州居住洛阳很久如此这般。说着说着,她忽然说:你别说了,我是反对清零的,这话题咱们说不到一块儿去。然后,如之前一样,我尝试说服她,但显然完全没有用,似乎在她看来,她的正确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坚定甚至使得试图反驳她的人会显得是愚蠢可笑的。
  我又一次被烦躁笼罩,超过之前每一次。
  为了摆脱这种烦躁,我先是认定她一定是受外媒的毒害太深,并且还有途径不断的在吸毒,以至于她对专制政府的厌恶和对愚昧大众的轻蔑不断被强化,没有被改变的可能。然后我又感觉她这是极度的自负,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所以别人不可能比她正确,像那些公知一样,世人皆醉我独醒。
  这样的总结,让我能勉强睡着了。
  但醒来,我仍然无法摆脱这个问题。大概是我不能接受一个曾经熟悉的人,被我否定成这个样子。我仍然在不自觉的思考这个问题。最后我总算找到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这只是个选择倾向的问题,而非对错问题。
  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疫情传播的风险,感染病毒的风险,人们当然是讨厌的。但受到约束,也是人们不希望的。当这两者必须选择其一的时候,哪个可以割舍,哪个可以忍受,不同的人选择是未必一样的。
  一边是,虽然感染病毒不是什么好事,但我不是必然感染,感染了也不是必然死,为了尽量少的人感染病毒,就约束那么多人,通过约束别人来降低自己的风险,这怎么可以。全民核酸、强制隔离,说起来简单,那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另一边是,用一小部分人的不便,换取大多数人的低感染风险,这个太划算了,何乐而不为呢。
  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后者,所以,全民核酸虽然成本很高,虽然麻烦,甚至短时间内还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但为了将来的清零,这个付出值得。小区封控、甚至集中隔离,虽然我动不了了,但我认为理应这样,那么我也就不会感觉自己受约束了。
  苦的是那些选择前者的人,他们是那“少数服从多数”的少数,自己被约束时痛苦,看到别人被约束也感同身受,想找个人得到点共鸣又做不到,太苦了。我这个网友就是这么个人。
  既然这个问题只是个选择倾向的问题,而不是对错问题,那心里就可以畅快多了。
  类似这样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想吃肉”和“感觉动物很可怜”,也要做出选择。于是想吃狗肉的人和爱狗一族对立了起来;还有一批人发现不仅仅狗通人性,鸡鸭鹅猪牛羊也都通人性,于是又有了素食主义者。“想吃肉”和“感觉动物可怜”,哪个想法胜出,只在于你更看重哪个方面,如果你更想吃肉,那么不论有多少事例来试图让你心疼动物,最后都无济于事。
  有不同的选择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大多数人不懂得理解和尊重别人的选择,都会像我一开始一样,给对方扣帽子。这只会加剧分歧,甚至使分歧变成政治问题,一旦变成政治问题,就会更加可怕和不可调和。
  与不同选择的人和睦相处,是非常困难的,但只要有这个意识,就相对容易的多了。比如,回族朋友不吃猪肉,汉族朋友吃,但现在大家都能接受对方的选择。
  不过,上边的例子,都是自己的选择不会影响别人的。但防疫措施不是,防疫措施的不同选择,正是“是否约束人”的选择。做出选择的双方,都会感觉己方利益受损,甚至都会感觉对方的选择损害了所有人。所以在美国才会有大分歧。戴不戴口罩本来不是问题,但是否强制戴口罩就成了问题。当不接受约束的人足够多时,就无法形成一个可实施的有效防疫措施了,当然了,人家也并不要求一定要有一个有效的防疫措施,更多的在乎是否一定有一个不约束人的环境。
  有个专家感叹,说中国可以这么低的感染率,得益于中国群众有强烈的利他主义思想,强烈的群体安全意识,为了总的最大利益,可以接受个体的各种不便。当然,这样的专家,这样的言论,在我那网友的眼里一定也是可笑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应该感谢像我网友一样的他们那个群体,因为在接种疫苗的时候,在全民核酸的时候,在小区封控的时候,他们的痛苦程度要远远大于我们。他们虽然极不情愿,但他们配合了所有这些在他们看来不应该有的、错误的甚至愚蠢的防疫措施。从这种意义上说,他们挺伟大的。我们的集体已经做出了他们反对的选择,现在至少应该对他们的想法给予足够的理解和尊重吧。
  也许,她显得观点非常坚定并且不想讨论下去的背后,是极度的孤独、无奈和疲惫。
  
  ====================
  说点别的:
  现在在讲精准防疫、科学防疫,也在讲禁止防控措施层层加码。说明实际上就算是我们都认为可以为防疫而付出个人的不便,也仍然是期望这种不便越少越好的。有这样的期待没有问题,问题是当达不到这种期待的时候,当防疫措施不完美的时候,你是嘲弄还是理解。
  
  比如郑州一天一次全民核酸,一直做了十几轮,这是好是坏,有没有必要,值不值得?西安的防疫值得推敲的事就更多了。面对防疫措施的瑕疵,你是整体接受局部质疑的态度,还是整体看笑话的态度呢。我这网友不愿意跟我讨论,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认为我过得很好,所以我就宽容,她过得苦,所以她更能认清社会的黑暗,唉。

  发表时间:2022-1-22 14:43:38 点击:1852

[返回上一页]返回

[回阿江守候首页] [回阿江动态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