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江守候,高校文学爱好者的乐园……
首页 阿江动态 校园文学 阿江简历 阿江的家 阿江展台 联系阿江 留 言 本    

 有多少甜蜜的忧愁,有多少欢乐的苦涩,在你我心中,默默,不能说……

您的位置:阿江守候>>阿江动态>>一不顺百不顺,连连失算

一不顺百不顺,连连失算

  前天的这个时候,我的手上还戴着一枚漂亮的亮晶晶的戒指!笑什么,的确戴着的。唉,可惜现在没有了。戒指哪儿来的?哎呀,这说来话可长了。
  呵呵,别捅死我,这次我准备长话短说啦,不过即使短说也不会太短,因为毕竟事情很多嘛,况且我记住的细节也太多了一点啊……哎哟别打我啊,我不兜圈子还不行?
  四个月前,就是……唉,这么说都没有什么意境了,还是以后再说吧,原本打算好好写一篇文章的,可是看看Antique写得那么好,我不敢写了,害怕大家笑话我……哎哟,又打我,我说我说,不就是一枚小小的戒指吗?
  那天我到蓝精灵网吧去,见到一个女生非常非常的熟悉,就与小常说:“这个人我一定认识。”话是说给小常的,眼睛却望着她,我现在已经练到了常氏泡MM大法的第二境界,就是已经由心痞转向嘴涮,等再由嘴涮发展到与形体动作有关的阶段的时候,我就达到第三境界成为真正的常氏痞。当然现在只是第二境界,而且第二境界修炼地还不成功。
  我真的认识她。
  四个月前,2000年12月初,我帮虞老板拷贝磁盘,那天晚上我们拉了三大箱软盘到财专图书馆楼下,租用财专计算机中心的电脑进行磁盘复制,因为害怕人手不够,在虞老板去找人开门的时间里,虞老板的另外一个朋友(下面叫他虞朋)到财专学生寝室叫了几个同学过来,大概是两男三女吧,其中有一个女生(因为我害怕记住她的名字,所以在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以后特意没有记住她的名字,我就叫她“特未记”吧)的出现非常引人注目。她是远远的笑着出现的,而且一头撞到人堆里,对一个男生(忘记了是不是虞朋)说:“我好喜欢你啊。”哦,好像不是对男生说的,是对另外一个女生说的吧。
  当时看不大清楚,她的声音很特别,普通话很好,我最害怕女生的声音好听和普通话好了,因为我原本就很容易喜欢那些可爱的女生……所以我完了,她是那种声音非常好听、普通话非常好还特可爱的女生。用Antique的话说就是:
  “说来你一定不会相信的,就是这短短的几句话,让我浑身上下起了异样的感觉,让我不可思议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苏敏,我不想宣扬什么一见钟情,吹嘘什么缘分,可是当我全身都像电击般的软绵绵毫无力气时,我知道自己将无法自拔,我相信自己的感觉,我一直固执的坚持恋爱是一种感觉。是的,这不符合常理,这很幼稚可笑,可是在这物欲横流,什么都可以改变的世界里,除了感觉你还能相信什么呢?是的,这不符合唯物辩证法,这很像疯子的行径,可是在上帝也已经死掉,真理和谬误随时都能够交换位置的时代中,还有什么比感觉更可靠呢?”
  唉,拷贝得有点长了,其实我哪敢“爱”上她呢,喜欢上就可以了。自始至终……从她出现到我们最后上楼,我没有说一句话,一来是因为当时我的常氏泡MM大法还没有练到第二阶段,二来我害怕耽误了欣赏她的时间……虞老板很快回来了,图书馆的门也很快打开了。可是,因为出于图书馆管理的考虑,所有虞朋请来的助手们(包括她)都被拒之门外,不让上楼。我们各自拖着重重的磁盘箱往里面拉,她则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离去了。我犹豫了一下,终于放下手中的东西向门口走去,想再看到她,可是大门已锁,在涂满古铜色油漆的铁门里,我只看到外面黑黝黝的,唉,已经走了……为什么我总与可爱的人无缘呢?我恨恨地想。
  我又哭哭地想,我这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闷闷地跟着虞老板上楼,陪他拷贝一万张磁盘的劲头早已没有……
  唉,原来拷贝磁盘是一件这么枯燥和累人的事情。虞朋又疏通了一下关系,下楼去叫学生,我的心激动了起来……可惜在叫上来的人中,虽然有刚才的几个,却没有她。
  后来我打算写一篇文章来纪念,题目都想好了,叫作《为了忘却的纪念》,只有忘记她,才可以让我更快乐一些。我总是自诩“无忧无虑”,如果老是想着这些事情,那哪里还无忧无虑得起来啊。文章最终没有写,那时候我刚刚失业,我工作了将近一年的公司竟然偃旗息鼓,好像不打算继续干了,欠了半个月工资,我没有工作了。心里很不舒服,自然也坐不下来写文章,想她,也只是在烦躁的时候或者睡觉前,嗯,是的,是睡觉前。
  因为没有写《为了忘却的纪念》,所以我就没有忘记她。在我失业的两个多月里,我竟然掌握了不少东西,特别是ASP方面的,在春节以后,我终于写出了第一个完全由自己完成的ASP网站——金光农业网,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网站可以称得上是达到了国内同类网站20世纪末的水平,在农业计算机信息行业居领先地位……呵呵,还没给我阳光我就先灿烂了,总之吧,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又有了新的工作——金光农业网管理员。
  这份工作让我变得悠闲起来,其实我不善于享受“8小时×5天”的工作的,我总是在我工作的闲暇干些别的,比如做我的网站。嘿嘿,要是我没有这份工作,您看到我的网站还只是四个月以前的呢……哦,对对,还说她,还说她,我知道你对女生感兴趣。
  我常常为一件事情烦恼,就是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太笨,好像很多人也都评价我不笨,可我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呢?
  这个问题好像问过很多人,OICQ上的好友我恐怕问了个遍了,特别是女生,她们总是抱怨我老问这个问题。不过网上的女生各个对我很好,让我感动不已,“小遥妹妹”还特地跑来送吃的给我,让我感受到了一点点女生的关心的味道。虽然大家对我关心有加,多次和我探讨过我为什么没有女朋友的问题,但我仍然不知道做什么好。他们分析我没有女朋友的原因是:① 不会玩(跳舞、溜冰、游泳、打球、逛公园、看电影)、② 不爱干净且不会打扮、③ 不稳重,不成熟,不会用平常的心态和自己喜欢的女生说话。这些我都接受,只是改变起来难度较大。于是我仍然在不断地请教别人,企图得到一个一俊遮百丑的办法。所以那天我问了蓝精灵网吧的管理员小常。
  其实大家都叫他常哥,他的名字叫常戈,我也不知道大家是在叫他的名字还是在叫他哥,我才不吃那个亏呢。我可已经24了,虽然与都有女朋友的他们比起来个头和体重都差点,但我毕竟是年龄最大的,我不能叫他哥。
  我和小常还算比较熟,所以那天我借刚刚喝了点酒……喝了点酸奶的酸劲儿问他,那个问题我问过他不少次,他从来没有好好回答过我,但这次可能是因为我满身酒气,哦,是酸奶气,他害怕我发酒疯,所以这次够意思——
  “你太胆小了。”他给我分析起来,“你不要老在心里想,应该学会说,嘴要涮一点啊。”
  “哇,小程,太狠了,这些你都告诉过我了,而且我基本上已经练到这一步了。”我有些失望,“说些酸话还不容易,在各大聊天室我阿江现在已经是酸出了名的了。”
  “等我说完嘛。”他总是一副沉稳的样子,可能女生喜欢这样,我也想这样,可是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而嘻嘻哈哈起来,人家都说我是七里岩精神病院逃出来的,总是说些胡话,搞到大家都大笑才肯罢休,没办法,谁叫咱是相声演员呢,严肃不起来。嗯,还是继续听小常指教吧,“你现在基本上已经成功进入了第二境界,所以,现在我教你第三境界。”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小常的女朋友很漂亮,而且对他100%忠诚,我羡慕地不得了,小常一定有什么绝技!以前一直对我模糊其词,第三境界到底是什么总是不肯告诉我,现在终于要传授给我这个白痴了。
  “女生和你一样,也想着拉拉手什么的,你以为就你想啊,24了,你跟别人说你24岁了没有拉过女生的手有人相信吗?没有人信吧,就是因为你笨,不过你脑子还是蛮聪明的,除了在这方面的接受能力差一点外,没有什么大毛病,因此呢我认为你还是有潜力找到女朋友的。
  “……你要动手啊,只要不要让女生感觉到你是为了动手而动手,你要有所掩饰,而又有所不掩饰……
  “比方说有女生问你问题,你以前总是过去像老师那样给她讲一讲,这样不行,您应该和她聊聊,伸手拿鼠标时千万不能看,这样可以按到她的手,另一只手如果没有地方放的话可以放到她的肩膀上,哪怕是另一侧的肩膀上,别害怕她会不高兴,只要你做的不是太明显,让旁观的人看不出你有什么企图,随便怎么做都可以,她也很高兴你那么做……
  “你看张海迪刚刚来到这里当导航的时候,看起来多么文静,要是你,哪敢碰她啊,一定是说句话便会脸红……听着,说你呢,你以为你够劲儿了吗?……她来的时候再怎样,现在不还是被我们拉成现在的样子了吗?
  “你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太想拉女生的手了,所以你容易紧张,这样对你的进一步修行很不利……”
  我没有等他说完,高兴地要跳起来!
  “原来是这样啊!”我以前怎么没有想到。唉,我说呢,女生也喜欢听《单身情歌》,原来是这个道理啊。
  “别骗我啊。”
  “绝对不骗你。”小常表现地极为镇定,看起来不像是害怕我发酒疯。所以我开始信了。
  回到公司上班的时候,我开始心不在焉。“原来是这样啊。”太妙了,我怎么……嘿嘿,有意思。正好“姐姐”上线了,自然又谈到了那个问题,我说我知道办法了,然后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姐姐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是照我说的,好好充实一下自己,多锻炼,肌肉对你很重要,还有,一定要会跳舞,和女生说话时不要太涮……小常说的不全对,因为很多女生都不是那样的。”
  我又有点不知所措了,姐姐从来不骗我的,她是女生,应该更明白一点,难道小常只是在逗我?唉,我整天看起来跟小孩子似的,大家逗我是常事,唉,真是的,烦人。
  好容易等到下班,我赶紧来到网吧,想跟小常说个清楚。小常没有躲避我,不过在我提问之前,他先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在WIN98里看不到WIN2000所在的分区。技术上的问题他常问我,其实我的水平未必比他高,我们只是在相互学习,他提的这个问题我还倒真的知道答案。
  “哦,你是把WIN2000装到E盘了啊,你安装的时候一定选择了用NTFS磁盘格式格式化这个分区……”“是的是的,那我在WIN98里怎么把他删除呢?”“那就不好删除了,应该先转换为FAT32的磁盘格式才可以被WIN98识别。”“怎么转换?”“在WIN2000里可以直接将某个分区格式化为FAT32的格式。”“可是WIN2000就装在E盘,怎么可以格式化E盘呢?”是啊,那就不好办了,只能用另外一台机器的WIN2000来格式化了……
  我正要告诉他我的答案,却发现他已经顺手将走过旁边一个女生拉过来,并要让她坐在我们的沙发上,目标位置是我们两个中间。
  “来来,别站着啊,坐到这里。”小常说。
  “你们正在说话,我坐你们中间会影响你们的。”她推辞说。
  “不会不会的。”我连忙说,也是向小常展示一下我的嘴功,“别人坐过来自然会影响,但你例外,你坐过来‘好’啊。”
  “是这样啊。”她笑了笑,并没有继续反对,而是乖乖地坐在了我们中间。
  我有些奇怪,原来小常这么做只是为了展示一下他的常氏痞的能力啊,不过看来他说的的确是对的,她真的没有反对。
  ……
  忘记了一些东西。
  “我是财专的呀。……
  “我家是郑州的啊……”,她忽然停了一下,改用普通话,“应该说普通话——我家是郑州的啊。”
  我一惊,就是她。四个月前的在财专图书馆前让我神魂颠倒的就是她啊。
  ……
  她紧跟着说的那句话没有听清,但是是用方言说的。
  “你怎么又改方言了?”我急忙找话问她。
  “习惯了。”她说,“你们继续讨论吧。”她站了起来,不过因为网吧里空地儿的确太少,她仍然站在我们面前。
  “好,小常,来来,我们继续讨论WIN2000的问题……”说到这里,我故意停下,目光转移到她身上。
  “这个人我认识,一定认识。”我对小常说。其实我并不太确定,只是觉得她和她说话太像了,简直是一个人,神态也很像,那天天很暗,我看不太清楚。
  话是说给小常的,眼睛却望着她,我说了我现在已经练到了常氏泡MM大法的第二境界,说话不成问题,其实我的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如果她对这句话感兴趣,定然会回来坐下。我得逞了。
  “现在我来告诉你我为何认识她。”我把头向前探着,面向着小常,目光向着特未记,对小常说,“我来告诉你我怎么认识她的。”
  “你真的认识我吗?”她问我。
  “认识。绝对认识。”下一句是“五百年后”,不过这次我忍着没有说。
  “你什么时候见过我?”
  “去年。”
  “那你肯定不认识我,去年我还没来呢。”她说。
  这可让我失望不小,原来是认错了啊,可是的确很像啊,怎么会?
  她接着说:“哦,对了,春节前什么时候?”
  “11月底,12月初,大概就是那个时候。”
  “哦,那我来了,我九月份来的,说吧,怎么认识我的。”
  “好,我来说。”我拿出要讲故事的样子。“有一天……
  “唉,是不是太像讲故事了……有一天,在河南财专的图书馆前……”我说。
  “哦……”她说“哦”,我赶紧停下来,看她说什么,“哦……你是不是说那次拷贝软盘啊,有三大箱……”
  “哎呀,你想起来了,是啊是啊,是那次啊!”我欢呼雀跃,“在图书馆楼下,有一个女生竟然炫耀说自己手巧,可以在多少秒内折叠出一个磁盘盒子……”
  “别说了……结果别人都叠了两个了我一个还没有叠出来……”她打断了我,她指着旁边上网的两个女生问我, “那……她们两个你认识吗?”
  我看了看,两个头发长长的女生坐在那里:“不认识,她们是谁?”
  “啊?你真不认识?”
  “是啊,我阿江什么时候骗过人啊?”
  “人家和你一起拷贝了一晚上软盘啊,你给忘记了?”
  “哦,是她们啊,那天我根本就没有仔细看她们什么样子,只是一看不是你我就不再理会她们了。”
  ……
  又忘记了许多事情,她好像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站起来过两三次,喝水,她不停地说:“我今天晚上怎么喝这么多水啊……”她在等着有人下机的时候她好赶紧上网,她在网上一定也是一个非常可爱的MM,像小遥妹妹那样,她等得很急,所以只能靠喝水来稳定自己,可是喝了一杯又一杯,还是没有空机器……
  每当她站起来倒水,或者干别的事情,我总是对小常说:“我们继续讨论WIN2000的问题。”然后说:“那时我以为真的见不到她了。真的,她太可爱了。我当时就想,我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我以比唐僧啰唆著称,小常却没有太不耐烦,听着,他可能并没有听,因为我是他的学生,他自然知道我是说给特未记听的。
  后来,她坐回来了。
  “嗨,你这个戒指是白金的吗?”小常问她。
  “是啊,这可是我妈妈结婚20周年的时候爸爸送给她的,”她很得意,眼睛闪亮着环顾了一下四周,“白金钻戒啊,一千多块钱买的。”
  “真的?”小常,“上面真的是钻石?”
  “当然是了。”她更加得意,脸上浮现出那种我在梦中也没有见到过的美丽的笑。
  “我看看。”小常……小常没等她回答,就已经开始小心地从她的手上取下那枚晶莹闪亮的白金钻戒。
  她帮他取下递给他看,并补上一句:“还会有假?”
  “在地上磨磨,钻石不怕磨的。”我忽然冒出一句。
  我马上后悔我说了这句话,因为在我沉默了许久之后冒出这么一句有伤大雅的话出来的确给人的印象不好,我只是忽然想起来自己看的某个电视剧里有假钻戒被磨坏的镜头,学术的考虑,学术的考虑。小常倒没有说什么,试着在地上敲打起来,只是轻轻地,摆出开玩笑的样子,以表示我的话也只是在开玩笑。
  我还是有些不安,想补救一下:“哎,你妈妈结婚20周年的纪念品,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给你的?”这句话一来也可以表示我对她的心爱的戒指的好奇,让她有点自豪,二来也可以转移一下话题,免得她老记得我刚才出的馊主意。
  “我骗来的。”她仍然是那么得意的样子,其实用得意来形容并不恰当,是那种略带撒娇样子的那种,唉撒娇更不恰当,Antique,你在哪里,快告诉我应该用哪个词!哦,不在这里啊,那我就不形容了,反正就是非常迷人的样子,可以让我为之倾倒的样子。
  小常已经不再敲打那个戒指,坐回来并把戒指还给她。
  “那一个是银的吧?”小常还没等她把戒指戴回右手,就指着她左手上的戒指问她。
  “是啊,这只是我自己买的,八块钱。”
  “让我看看。”小常又轻易地取下她的戒指,摆弄起来。
  我好像又变得沉默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来我的第二境界还的确差得很远,也许是我懒得说了,我只是默默地看着她,欣赏她的一举一动,听她的一字一句。看来姐姐说的对,我还不善于用一种平常的心态来对待女生。
  “哎呀,取不下来了。”小常大叫着,“怎么办呢?”
  “啊?不行,一定要取下来,还给我。”她略微显出不高兴的样子,用文一点的词来形容,这应该叫做嗔怒,就是假装生气,呵呵,我当语文老师好了。
  小常好不容易将戒指取下来了,然而她却不在身边,他又开始试着往食指上戴,然后又试着取下来,这次看来是真的取不下来了。
  ……我害怕留在那里,不知道为什么害怕,我决定要走,我再次默默地偷偷地看了看她,向小常他们道别……
  那是上周四。
  那天晚上张海迪和巩俐都到网吧去了,她们是我平时最希望见到的人(听名字大家似乎都熟悉。其实她们不是这些名字的,巩俐原来叫巩梅的,所以给她们一个明星的名字,只是给我一个追逐的理由罢了),然而那天我却不再那么迫切地想见到她们了,说起话来也没有多少力气……那天晚上我写出了我的留言板,用ASP重写我的留言本,是我一直想做的,那天,我作到了。深夜,我把我的留言本给巩俐看,她很高兴,要我做一个给她……我含糊着答应了,其实我没有理睬她究竟是谁,只是一个孤独的男生在深夜的时候最容易幻想……也许那天晚上我说了不少不该说的话给她。
  周五中午吃过饭回来,从网吧门口走过,看见小常在门口,我问他她在吗,他说不在,不过她的戒指还在……我忙跟他要,他进里屋然后又出来,说老板在他的下铺睡着,他不敢惊动他……晚上,我得到了那枚戒指。亮晶晶的,银的,八块钱买的,很漂亮的,我试着戴上,凉凉的,很舒服。我向来讨厌戒指、耳环、项链之类的饰品,总觉得那都是奢华和腐朽的东西,然而现在却……我决定戴着它,让她只有找到我,才能找到戒指,嘿嘿。
  晚上我回到住处,我开始睡不着了,我时不时地从桌上拿过那枚戒指来看,我被一种奇怪的用我现在的能力还难于形容的心情包围着,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然而却并不如真正的幸福,因为据说幸福是在辛勤的汗水里的,这怎么可以算是幸福,幸福是美好的感觉,然而这个感觉似乎并不是太美好,我忽然有了再写一篇文章的激动,这是我好久没有过的冲动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那几天我在写我的文章管理系统的程序,就是用来显示现在你阅读这篇文章的系统,虽然很早就有个样子了,但里面错误很多,样子也很难看,我终于在星期六醒来的时候决定继续写我的程序,周六的一天直到晚上,我把我的程序写出来了。在我写这些程序的时候,我仍偶尔会想到她,可我曾经可以因为写程序忘掉一切的,包括我追了将近四个月的雪心女孩,这次却例外了……
  周五、周六、周日,三天!她都没有出现,看来她的确是郑州市的,一到星期天就回家,这三天里,我竟然把巩俐的留言本做好了。我把那只善良的戒指戴在我的手指上,它亮晶晶的,很醒目,朋友们见了我都会第一眼看到,甚至先于看到我,我总是眉飞色舞的给他们讲我如何如何喜欢她,如何如何阴错阳差戴上这个戒指。“哪是女朋友送的啊,我要是有女朋友,并且她可以送我戒指的话,我早幸福死了。”
  周日傍晚,我正要去吃晚饭,小常打来电话说她在网吧等我,要戒指呢。当时两个女网友正好到我那里向我请教问题(说也奇怪,“四一”这天真是特别啊,一来是我的阳历生日,二来原来无人问津的我常常会有女生打电话过来,真有意思),我就让小常转告她再等一会儿……
  我拒绝了请教问题的网友的请吃,来到网吧,她竟然就在门口,因为在路上是和网友一起,在应付着她们,所以一点点准备都没有……她就坐在门口,我怎么办呢?我一边锁自行车一边想对策,然而我的脑子好像已经停滞了。
  “快,还我戒指。”她见我来了,回头冲我笑着。
  “哎呀,忘了带了。”我一边从手上取下戒指,一边说着刚刚想出来的一句话。
  这时我才发现网吧里的阵势不大对,平时这里热热闹闹的,今天却忽然很安静。人们坐在巴台后,坐在沙发上,站在饮水机旁,个个都在冲我笑,好像都在等着我过来还戒指似的。麻烦了,我开始后悔我把这个戒指戴在了手上,后悔我逢人便讲我的所谓的故事,看现在……唉,我这是何苦呢?
  “给你,还给你。”我递给她。
  我变得很紧张,很拘束,我不知道做什么好,我坐到沙发上,好像脸和耳朵都在发热,不知道红不红,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好,我不敢看她,记不清她说什么了,好像是说有磨损要我赔什么的,我怎么回答的已经全忘记了。
  我想找个可以让我放松的办法,周围的人都关注着我,我平时用来搞笑的手段都变得紧张而无趣。我把相声《看红岩》上的一段背给大家听,是陈然的《我的自白书》:
  “任脚下响着沉重的铁镣,任你把皮鞭举得高高
  我不需要什么自白,哪怕胸口对着带血的刺刀
  人,不能低下高贵的头,只有怕死鬼才乞求“自由”
  毒刑拷打算得了什么,死亡也无法叫我开口
  面对死亡我放声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
  这就是我——一个共产党员的自白,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
  因为是用相声的语言表现的,应该极具感染力(自吹自擂),要是平时,定然是笑声震耳了,然而今天却只听到低低的几声轻笑,我有些失望,我知道这个气氛我是无法挽救的。如果周围的人都在侧耳倾听我的甜言蜜语,我便再也无法开口,我的第二境界在哪里?我像是舞台上的演员一样,周围全是观众,他们正等着我表演一出可以将我原有的故事延续的闹剧……忽然,一个美妙的声音传来:“下——去——吧——!”这声喝彩声音不大,却是出自那位同样被大家关注着的另外一个演员的口中,这次引起的波澜不小,大家都学着她的口气来喝倒彩,场面似乎活跃起来。
  小常进来了,好像要跟我说什么,我却逃走……那是在前天晚上。
  我真的想写一篇文章,第一句都想好了:“几分钟以前,我的手上还戴着一枚漂亮的亮晶晶的戒指!笑什么,的确戴着的。唉,可惜现在没有了。”只是……那天晚上给巩俐写留言本,没有写文章。
  又是深夜,巩俐打电话给我:“你把留言本的管理密码改了吧。今天是愚人节,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我知道我不应该用“ilovemei”作为密码的,是不是玩笑,我哪里知道,可能是因为那个程序是深夜写的吧,深夜的时候我的脑子比较怪。改了以后,我看到袁经理的电脑实在艰难,就给他的老掉电的主板电池充了充电,又给他的老牛一般的系统调整了一下,整理了硬盘。看看表,已经是凌晨的三点。我睡了,没有想任何事情。
  早上醒来的时候,我便想起我的已不在手上的戒指。戒指!它已经不属于我了。
  我开始给自己找事情做。所以昨天和今天我都做了不少工作,让经理们感到我忽然变得勤快了,其实我是在逃避,我知道我干活的时候可以忘掉很多东西,虽然只是暂时忘掉,也总比它们总困扰着我好。
  对了,我……唉,原本是想把戒指的事情大致掠过,写写我的所谓“连连失算”的。偷戴戒指只是第一次失算,充当了一次不合格的让大家都很失望的演员,第二次失算是什么呢?昨天……
  昨天我想了想,觉得我从头到尾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理由的漫无目的的,特未记是很可爱,但她是大一的学生,她只有十七八岁,我想让她做什么呢?我没有女朋友是事实,可我学常氏法就是为了欺负这些人见人爱的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吗?我简直不是人(做人不能像做妖那样,要有仁慈的心,没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人……)。什么常氏泡MM大法,见鬼去吧,我不要学了。我现在才明白,我缺少的,仍然是朋友们给我总结的那三条,我必须潜心修炼,克服这些缺点,才有可能……小常所以可以轻易地达到他的第三境界,是因为他具备了我所不具备的三条,他所谓的动手,说的看似很痞,其实完全没有什么不对的和过分的地方,也绝对不是什么吸引女生的途径,是可要可不要的。看看别人的戒指是未可厚非的事情,年轻人在一起就应该热热闹闹的,不过如果不看戒指,不摘戒指,也许他仍然可以找到话题仍然可以热热闹闹的。我决定不再修炼什么常氏法……
  不过,这么可爱的人,怎么可以错过,我应该学会用一颗常人的心来处理和可爱女生的关系是不是,不能让她对我太失望,想我阿江也曾是大红大紫的人物,好歹也被朋友们奉为电脑高手,怎么说也闯荡网络一年多了,不能太颓唐了啊。于是我决定再想一个办法来让她注意我。
  昨天下午下班了以后,我给蓝精灵网吧制作了机位卡,就是大家上网的时候用来证明自己有某台电脑使用权的卡片,蓝精灵网吧共35台机器,我就做了35张卡片。因为以前咱是干印刷包装行业的,35个卡片对我来讲那算什么。设计、打印、裁切、塑封,很快就完成了。卡的背面是我网站的广告!这样一来可以展示我的排版水平,二来可以宣传我的网站,说不定她还会去看看,成为第n个可怜我的人,成为我的第n个妹妹,那也不失为一件妙事啊。
  因为做卡耽误得久了点,所以等我到了网吧,她已经离去了。离去了算了,不一定非要见她啊(违心)……我的卡很快被使用,全部旧卡被换掉。
  这便是我的第二次失算了——从我的网站的访问统计来看,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全河南省访问我的网站的只有五次,根本没有带来什么访问量,至于她……
  刚才我去吃饭,回来的时候从网吧路过。就进去了,管理员告诉我她在,就在12号机,这时小常的女朋友过来,见到我既想见她又害怕去12号机位找她的样子,声称要帮我去看看,我吓坏了,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不知道这次见了又该如何说……逃……现在想想真有点后悔,见见怎么了?又不是要吃我,心虚什么啊,还是没有平常心啊。
  所以说我尽失算了。
  原本打算用非常简单的语言来写写我是怎么连连失算的,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心思写一篇长文章出来,可是毕竟牵涉到了戒指的故事,又因为戒指的故事和特未记有关,我又不忍心一笔带过,况且那样的确有点不尊重她,或者是别的原因,让我难以自拔地从下午一直写到现在,中间老板让我打印一份价格表,看我一见他就急忙将窗口最小化(Win+D将所有窗口最小化)的样子,他还真有些莫名其妙,让他去想吧。他哪里知道我阿江有此多心事啊,呵呵。
  小常又向我强调,她的名字不是叫特未记,而叫做……,可惜我没有记下,哈哈,真的没有记,免得像苏敏一样,比Antique还出名,真便宜她了。
  唉,看看光秃秃的手指,真的有些不习惯了,嘿,这会儿又想起前天晚上我还戒指的时候说的另一句话,好像说我“还没过瘾”,呵呵,在那样窘迫的局势下我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我的第二境界还是可以的嘛……
  什么时候才真的可以戴上让我心安的戒指呢?(完)
  
  注释:
  文中有引述的内容,多是Antique的《流着泪的你的脸》中的,苏敏也是此文中的人物,Antique是武汉中国地质大学管理学院学生会主席,中国大学生网络联盟站长……
  
  [点击这里发表您的看法]
  [点击这里返回阿江守候]
  

  发表时间:2001-4-3 22:31:01 点击:15799

[返回上一页]返回

[回阿江守候首页] [回阿江动态栏目]